位置:首页 > 二手车资讯 >

吸睛神器 从\"痛车文化\"看个性化定制汽车

作者:城市家电网 | 发布时间:2018-12-13 03

现在流行小朋友过情人节,大朋友过六一节,而ACG(动画、漫画、游戏)也早就不再是小朋友的专属。痛车文化就是ACG文化的一种,它发源于日本, 指喜爱ACG文化的人为了彰显个性,将喜爱的ACG元素以字画形式贴(喷)在车上作为装饰。随着ACG文化在中国年轻群体中的广泛传播,痛车也成为中国街 头一道亮丽的风景。

中国街头的痛车(Richard Nico摄)

驾驶痛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车主blackworld:“被路人注目也许是最有趣的吧,有时吸睛度比那些跑车还高。”

车主Lugia:“基本上大家都是自己日常上下班会开的,时间长了感觉跟开普通的车子没啥区别(反正自己坐在里面又看不见23333)”

如何制作一辆痛车?

网易汽车采 访了几位中国的痛车车主,当被问到为什么选择将自己的车做成“痛车”时,他们纷纷表示自己喜欢二次元,想将自己的爱好展示出来(早期的动漫作品都是以二维 图像构成的,所以被称为“二次元世界”,这里“二次元”泛指ACG文化)。车主Lugia表示:“就像一般人买房子之后会根据自己的喜好进行装修一样,我 们也会依照自己的口味把车子打扮成自己喜欢的样子。”

日产骐达—“宠物小精灵”痛车(Richard Nico摄)

制作一部痛车通常需要三步:设计、印刷和张贴。因为图案清晰度的问题,大部分图并不能直接使用,甚至需要重新绘制。再加上需要配合车型线条和设计陪衬的元素、拉花,一辆痛车从设计到完工,甚至需要数月时间。还有一些痛车车主喜欢在细节处做文章,有时也会通过改装和改变内饰的方式让爱车更具整体性。

本田杰德-“初音MIKU”痛车(Richard Nico摄)

据了解,目前国内没有形成完整的痛车产业链。车主blackworld告诉网易汽车:“国内目前有一些专门的痛车设计师,也有很多人是自己设计的。打印和贴可以在广告印刷店或汽车美容店完成。”

至 于制作一辆痛车的花费需要因人而异。车主Mi-Chung表示:“如果自己包揽设计及施工方面的工作,就仅仅需要打印车贴的费用,这个根据材质和面积,最 低也就几百块。如果需要极致的设计及面积,有人据说全套弄下来花了五万……”不过制作一辆痛车通常花费在2000元~3000元。

车主蓝青透露:“什么车都能玩痛车,从长安小面包到AMG,很多是日系车。”据网易汽车了解,适合制作痛车的车型最好线条平直、黑白色为佳。不过其他颜色的车型如果搭配好了,亦会产生非常出彩的效果。

奔驰C级——“城崎美嘉”痛车(Richard Nico摄)

大众高尔夫-“时崎狂三”痛车(Richard Nico摄)

痛车的“痛点”

痛车在中国最大的痛点就是合规性问题。根据规定,改变车身外观不超过30%的,机动车所有人应当向登记地车辆管理所申请变更登记。但是痛车改变车身外观很少有不超过30%的,也很难通过变更申请。因此痛车的存在,算是打了目前国内交通法规的擦边球。

车主Lugia告诉网易汽车:“大家虽然平时在路上行车大都遵纪守法,但是见到交警蜀黍的时候还是会有点心虚的,也发生过有小伙伴遇到心情不好的交警蜀黍,被拦下来要求撕贴纸的情况。”

车主Mi-Chung也遇到过相似的苦恼:“刚刚痛完车就被小区里的人拍照发微博@了交警,并且被交警翻牌。幸好也有注意没拍着车牌发的照片,后续发现舆论不对也删掉了。”

一般情况下,痛车上路只要遵纪守法不会被查,但是在年检的时候,车主们就不得不忍着心痛,将这些美丽的贴纸全部去掉。“旧车基本都是一年换一次贴纸。”蓝青说。

大众高尔夫-“时崎狂三”痛车(Richard Nico摄)

被 路人带着偏见看待有时候也比较无奈。蓝青是国内一个痛车联盟的创始人,进入痛车圈也有些年头了,他说:“社会大部分人的选择往往是对的,所以广东省 1400万在路面行驶的私家小车,仅有约40台痛车。即使现在80后的动漫宅很多都有私家车了,他们面对复杂的现实,最终选择了不去痛车,只能羡慕我们这 群极少数派,大胆,赤裸裸表现自己个性的行为。”

问到对于痛车的看法,有人评价“张扬”、“幼稚”,也有人表示这没什么不好,“就像我穿一 件美国队长的T恤一样,只是表达喜爱的一种方式罢了。”Richard Nico是一位痛车摄影师,他在拍摄中结识了很多痛车车主,他说这个群体并不像外界认为的那样高调张扬:“我认识的痛车车主一直都很遵守交规的,跟他们相 处很愉快,平时也很热情。”蓝青则评价自己的痛车群成员:“我们痛车群的人和其他动漫群比,钱不缺,活动说搞就能搞成,一言不合就买买买。爱动漫的心不比 其他群体低,资历人脉还很广,毕竟都是出来工作多年的老宅。”

中国也有“官方痛车”

作为痛车的发源地,ACG文化氛围浓厚的日本有官方痛车。丰田就曾推出以丰田AURIS为原型进行重新设计,针对高达动漫中经典反派角色夏亚为改装元素的限量痛车。车内不仅标志LOGO随处可见,连内置的导航语音都是由夏亚的声优池田秀一来完成的。

光冈汽车推出的EVA(新世纪福音战士)限定版光冈大蛇,也是官方痛车的精品,不过仅限量1台。

可能你没有想到,在中国也存在官方痛车。其中一种官方痛车,是国产动漫公司和游戏公司为了宣传而制作,多在公交车或者摆渡车上。我们在这里不做过多讨论。

国内著名二次元弹幕网站acfun的痛车

另一种就是由车企制作推出的痛车。2014年,长安新奔奔使用虚拟偶像洛天依当代言人,并且在宣传中使用了官方的洛天依痛车。在日本,虚拟歌姬“初音未来”异常火爆,还多次使用全息投影技术举办演唱会,而洛天依就类似中国的“初音未来”,同样有属于自己的代表歌曲。

洛天依版长安新奔奔

奇瑞艾瑞泽3则请了DOTA2世界冠军王兆辉(sansheng)代言,并推出从外观内饰包括轮胎都有DOTA元素的冠军版。

艾瑞泽3冠军版

个性化定制汽车或成未来方向

目前中国的官方痛车谈不上什么,更多意义是用来宣传和打造品牌。那么汽车品牌对二次元和年轻群体的示好,能否真正打动他们呢?

车主Lugia:“我对于企业愿意在二次元领域进行赞助和试水表示非常认可,希望企业能够设计出优秀的痛车作品,吸引更多二次元的小伙伴来认识这两个品牌,同时也把痛车文化传达给更多的普通人。”

车 主Mi-Chung在肯定“车企积极地面向各个客户群体进行调研和开发”的基础上,提出了自己的意见,“但是我并不是很看好痛车版的,因为本身痛车的 人就是比较追求个性的,而一辆量产的车款,就丧失了特立独行的属性。”他同时建议,“而如果该痛车仅仅用作宣传上,实际市售车型仅仅在部分小细节上有标示 特别版的话,倒可能会有少量粉丝考虑。”

目前,个性化定制在各个领域逐渐开始流行,服装、家具、手机、家电等都有一些企业开始向大规模定制 转型,例如尚品宅配、报喜鸟服饰、ThinkPad、海尔等等。今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也提出,“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、柔性化生产,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 精神,增品种、提品质、创品牌。”

汽车行业在模块化和平台化基础上,柔性化生产程度很高,一条生产线可同时生产不同平台、配置甚至不同品牌 的车型。数年前就有车企提出个性化定制概念,不过目前主要集中在高端车型市场。在80、90后逐渐成为购车主力的今天,年轻群体对于个性化的需求正不断上 涨,一个明显的例子是,除了二次元的痛车之外,各种有趣而丰富的车贴也成为年轻人表达个性的一种方式。在车市增速放缓的情况下,个性化定制很可能成为汽车 市场一个新的增长点。

一种说法是可以在大数据基础上进行大规模个性化定制,可以解决个性化、多品种与低成本、高效率之间的矛盾。面对大多数消费者来说,这或许是个不错的尝试方向,但值得注意的是,这种做法不一定真正符合那些“追求个性”的年轻人的胃口。

如果有一天,汽车在生产过程中,就能像现在的手机和电脑一样,挑选自己喜欢的图案甚至配套的内饰,会对年轻消费者有吸引力吗?

“会的。”车主blackworld坦言,“至少颜色方面可以挑选了。”而且,个性化定制车型的出现,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车主自己改变车身外观的合规性问题。